山东省服装设计协会

最新公告:

栏目导航

山东省服装设计协会是由服装企业、知名设计师、专业人士、时装品牌、时尚媒体及模特经纪公司自愿组成的全省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未来五年,我们将努力整合服装生产、创意设计、时尚品牌、科研院校、专家协会等优势资源,以“齐鲁文化 + 时装设计”为发展思路,打造极具特色的服装设计协会...

山东省服装设计协会

电话:15589990689

地址:山东省恒大财富中心二号楼202室、301室

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中华传统礼仪服饰与古代色彩观论坛文集(七)上

更新时间:2022-11-07 点击数:431

第一届中国国际华服设计大赛在各级领导、各位专家、老师和朋友们的关心下,取得了一定成绩,为中国的华服文化、华服产业、中国文化走向海外做了一定的贡献。大赛期间,定义了“华服”,发布了华服流行趋势,举办了以“中华传统礼仪服饰与古代色彩观“为主题的论坛。从8月2日起开始将陆续刊登其中学术专家的文章,敬请朋友们关注。(按顺序刊登)

  隋初皇后礼服“改制”考论

 


内容摘要:在中华历代王朝中,隋代服制建设多有创见,尤以初期皇后礼服“改制”一例最具特色。隋废止了先秦以来女性礼服上衣下裳相连属的“深衣制”传统,首开效法男性礼服上衣下裳分离的 “二部式”之先河。这次改制,从制度确立到实施,衔接有序,贯彻始终,对唐宋诸代产生了深远影响。

关键词隋初 皇后 礼服 深衣制 二部式

    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受北周禅让登基,数岁后平陈589年),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国家诞生。隋立国之初,裁辑经史,鼎革旧弊,厘定了一系列包括服制在内的国家典章制度。以往学界论及隋代服饰,普遍认为隋初基业草创,文帝尚简节用,服制多无建树。至炀帝时,才始创衣冠,建立了较完备的章服制度。如检视史书中有关隋代礼制的记载,便会发现,以上说法失之粗疏。在国家服制建设上,公元582年《开皇令》的颁布,确定了以皇后为中心的内外命妇礼服的新形制——摒弃周汉以降“连衣裳”的“深衣制”传统[1],向男性礼服“殊衣裳”的“二部式”风格转向。这个历史性创举,为隋后世承袭,并影响唐宋诸代。本文拟就以往甚少涉及、但意义显著的隋初皇后礼服“改制”问题,从文献和图像史料两方面作简要探讨,以期大致还原这一历史面貌。


、周汉以降的“深衣制”传统


       王后礼服制度始载于《周礼内司服》,并成为汉魏以来后妃礼服制度之渊薮,“内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素纱”。汉儒郑玄曰:“六服皆袍制”,“连衣裳而不异其色”[2]。清人任大椿言:“《周礼》王后六服,制度皆本深衣” [3]。据《续汉书舆服志》所记,推知郑玄谓六服皆“袍制”,实与“深衣制”同属[4]。秦、西汉之际,皇后服制无载,迟至东汉明帝始有定制,“皇后谒庙服、绀上皂下,蚕,青上缥下,皆深衣制”[5]。晋承汉仪,程式相袭,“皇后谒庙,其服皂上皂下,亲蚕则青上缥下,皆深衣制”[6]。宋、齐、梁、陈诸南朝政权,续汉晋衣钵,皇后入庙服“袿襡大衣(袆衣)”,“助蚕服”[7],其不殊衣裳[8],上下连缀。鲜卑北魏追慕华风,孝文帝效仿南朝前期之文物制度,皇后冠服概与之近同。北齐服制效法古仪,皇后之服悉同周制(六服)。北周更显繁缛,后服有翟衣、揄衣、鷩衣、鳪衣、鵫衣、衣、苍衣、青衣、朱衣、黄衣、素衣、玄衣,凡十有二等[9]。此诸命秩之公服,盖深衣之制[10]。参酌文献史料及今人论断,大略可知周汉以降直至北周,王(皇)后礼服形制当一脉相承,为“连衣裳”的“深衣制”。

     除文献以外,隋以前皇后礼服的形象史料更推进了对“深衣制”的理解。北朝重要的奠基者、汉化改革的先驱——北魏,其皇后服制虽史书无载,但皇家石窟造像中帝后礼佛图的存在恰好弥补了这一不足。北魏帝后礼佛图存于龙门石窟宾阳中洞和巩县石窟寺两处。前者是北魏宣武帝为先帝孝文帝和文昭皇太后高氏凿建(508年),该礼佛图在民国时期被盗凿而流失海外。经张旭华考证,礼佛图主体人物应是孝文帝和文昭皇太后,继而指出,孝文帝身着隆重的汉式衮冕,文昭皇太后服深衣制礼服,大袖长裾,绶带下垂。但论者对判断为“深衣制”的理由未予说明。以下将以少有盗扰、形象可靠的巩县石窟寺帝后礼佛图为据,对北魏皇后礼服的形制问题再做讨论。巩县石窟寺(位于今巩义市城西大力山南麓)为北魏晚期作品,五座洞窟中的三座设帝后礼佛图,其艺术性、完整性尤以第一窟为最。陈明达认为第一窟开凿者为宣武帝及灵太后胡氏,礼佛图中的帝后二人当与此相应。帝后像分列石窟南壁两侧,东侧为皇帝群组(图一),西侧为皇后群组(图二)


礼佛图中陪驾者的等级,位置的先后、冠服的繁简、随从的多寡、伞扇的规格等体现身份等级的差别,反映了北魏晚期礼仪制度已完全确立。图中皇帝身着隆重的冕服,冕冠垂旒,上衣下裳,前附蔽膝,大带高束。随从的官员则服笼冠服,依等级有别。女侍虽着鲜卑风俗的裤褶服[11],但已趋褒博,为行动之便,膝下或以绳带绑缚。皇后群组的服饰汉化程度明显,后妃皆戴宝冠,着连身长裙,宽袖舒垂,腰系大带,曳地的裙摆为女侍托起。值得注意的是,皇后群组中所有女侍亦着连身长裙,与皇帝群组中上衣下裤的女侍构成鲜明的形象比对。皇帝群组衣着悉为二部式”结构——“上衣下裳”或“上衣下裤”,皇后群组皆为通体的连身式样,两群组在着装风格上截然不同。北魏服制的汉化改革自道武帝始,经孝文帝太和时期的大力推动已趋近成熟。不难想象,与帝王冕服上衣下裳的“二部式”相对应,皇后礼服的“连身式样”必然是“周礼”所规约的“深衣制”,以示妇人“不殊裳,上下连”之意。北魏帝后礼服形制的差异化特征反映了儒家的性别等级观念已渗入鲜卑政权的礼制中。以北魏为典范,西魏北周、东魏北齐在冠服制度上大规模地复兴“周礼”,其力度与深度让南朝相形失色。可以显见,在南北诸政权“复兴古礼”的“正统”竞技中,代表周礼精神的女性“深衣制”传统必为胡汉两族奉为圭臬,而贯穿始终。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一般项目“宋代服饰形制文化研究”(项目编号:19BG105)和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中华民族服饰文化研究”(项目编号:18ZD20)的阶段性成果。